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千二百七十八章 时间石上的手脚
    “听说心虚与愧疚,也会汇集成河,也会淹溺心口不一的坏家伙!比如就像将军这样,一开始还生龙活虎的要为你的前主子做某些某些事情,一定要完成他的心愿之类的,但是现在已经变成了尸体被他们抛弃!”虎克苏说到这里摇头叹了一口气,

    “真是可惜啊可惜我还以为将军要在这里建功立业,真正能够成就的大事,应该不在,那位不世之王之下,但是看起来明明可以回到后世的人却忽然被变成尸体留在这里的话,一定是那位不世之王,在某些东西上做了手脚,他想用你的命来换走,他的衰命!我忠诚的将军啊,真不知道你现在的想法会是如何,或许会后悔成为那个人的忠臣良将吧!不管他从前的名声如何,但是一旦让他害怕,一旦让他恐惧,他就会放弃他拥有的任何东西,包括他的忠诚,他的信仰,还有他的信任,他的奴仆,他的一切,他的热情,他的绽放,他什么都不要了,只要用一些东西填满他的恐惧,包括他的恐惧,如此而已!”

    被虎克苏看出来,他已经变成尸体,巴伦王子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感慨,至于虎克苏的冷嘲热讽能影响他的,也就更加寥寥无几,他只是慢慢的走近被卡在那个洞口身体切成两半已经抛却从前的焦躁老老实实的巨兽。

    在巴伦王子身后的虎克苏以为,他仍然对那个洞口坚信不疑的要过去,喊了一声,“嘿,就算再怎么想要的东西,也想到别的办法吧,这是眼看着不行的东西,干嘛还要非得尝试!虽然做为对手,我一直想拿走你的性命,但是,看你这样不爱惜你自己的性命,冷酷如我,也会觉得有一点可惜!”

    巴伦王子没有理他说什么,而是继续向前走,他记得,那只手臂,刚刚那只野兽的那只手臂是握着那块石头的,现在他的身体已经被截成了两半,就那么松松垮垮的,把那只手臂杵在地上,让之前被它五根手指紧紧握住的石头跑了出来。

    巴伦王子又向前走了一步,把那东西拿起来握在手里掂了掂,那上面沾染的巨兽的味道,让他抽了两下鼻子,然后转过身,就那么站在原地,张开手掌,让虎克苏他们看清自己手掌里的那块石头,“这东西还在的话,损失一两个帮手也不算是太大的代价!”

    虎克苏可没有那只巨兽那样,容易对这石头认可什么。他只是轻轻地撩下眼皮,看了一眼那块石头,“又出新的故事了吗?”

    “要讲这个故事,我很忐忑,因为与别人共有珍宝的感觉,不会那么有和谐!”巴伦王子撇撇嘴角,然后即使做这样玩世不恭的表情也好看到让人咋舌!

    “既然早知道不会和谐,还会产生争斗甚至流淌血液又为什么要说出来,本来不是忙得好好的,而且那只巨兽死了,这东西也可以归你独有,你该独吞的!”虎克苏仰天长啸了一下,“我说我的将军大人,你应该好好保守你的秘密的!”

    巴伦王子忽然有些吊儿郎当,“我现在是尸体,最后一定不是尸体,这是原本时间的顺序!时间石上是那么写的,但是有人偷偷地调换了上面的顺序,让我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虽然听起来很像是危言耸听,但是既然能调换一个人的生命时间,也能调换别人的!大人应该知道这永远不会是某个人的特殊优惠,它会分布极广,常常被使用,每每会惠及波澜壮阔的人群!但是我敢肯定有九成以上的人,根本不喜欢这些顺序的调换!毕竟大家更加认可,好死不如赖活着!”

    虎克苏那张原本漫不经心的脸,慢慢的有惊奇与贪婪开始流动,跟他打交道的次数已经足够多,巴伦王子能够看得出来,这家伙已经开始动心,只要自己稍稍加些火候,“当然这东西很危险,如果富可敌国已经如同大人您的话当然不用考虑这些冒风险,去得到某些事的不合适交易!”巴伦王子边说,边握合手心让那块奇怪的石头消失在他的五根手指之间。

    捕捉不到那块石头的影子,虎克苏像是忽然被电了一样地抬起头来,看着一直朝着他笑的巴伦王子,“干嘛把写到一个开头的故事又收起来了?我总得听听那些动人的情节,才跟你谈这场交易吧!”

    巴伦王子撇了撇嘴,指了一下已经被切成两半儿的巨兽,“我们的情节一点也不动人,而且十分恨瘆人,把这样的故事讲给大人聆听,我会觉得愧疚,连说出这句话的同时都感觉到愧疚的不能自已!”

    虎克苏怒视着巴伦王子很明显的欲擒故纵,这里的风沙已经让他变得更加急躁,此时他的眉毛已经在剧烈抖动,他抬起他的左手看了看,那上面还留着,他因为缠到了树枝上而被一怒之下削去的手指印痕,引起缠绵不断,他更喜欢一痛了之,“将军应该知道我的耐心有限!”他抬起那只缺失了无名指的手,“我对自己也一样耐心缺缺,唯一庆幸的就是每一次都没有后悔!将军就大方的告诉我吧,别把故事弄得更加复杂,疼痛弄得更加深刻了,那样的话,可就不好玩儿了!”

    巴伦王子知道现在的火候还不够,如果自己这时候就给他看的话,很容易被他怀疑,这本来就是要给他看的东西,所以听到他这样劝自己,巴伦王子不仅没有马上再次摊开手心,让虎克苏看这是什么东西,反而是很警惕的向后退了一步!

    虎克苏阴沉着脸看着他很明显后退的动作,脑海中慢慢回忆着刚才巴伦王子稍稍透露出来的东西,能够改变时间的石头,能够记录时间的石头,他已经慢慢产生趣味,“将军总是这样,这么懂得吊别人的胃口!但是你要怎么证明呢!”

    “大人,我并不想证明什么!”巴伦王子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稳操胜券气质的升级在巴伦王子做来

    “你该证明的!”虎克苏压抑着怒气强调!在得到歌魅灵魂的垂青之后,他可不喜欢随意低头软语!

    “那不是我的强项!”巴伦依旧波澜不惊!

    虎克苏已经火冒三丈,“那是王子殿下你被逼迫之后不得不做的,我们明明都如此清楚了然,为什么还要打这个哑谜呢!一点都不好玩不是吗?”

    “大人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巴伦王子这个糊涂装的很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