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6章 反制
    两人刚一坐下,一个清秀少女便端盏而入,轻轻放下之后盈盈退出去。

    梅莹伸出晶莹温润的玉手,轻轻托起白瓷盏轻啜一口,慢慢放下,优雅从容。

    她明眸抬起,上下打量着宋云歌,好像头一次认识他,并头一次认真的看他。

    宋云歌轻啜一口轻轻放下茶盏,与她平静对视,没有放肆打量她,不露攻击性。

    他暗哼大丈夫能屈能伸,暂且忍一忍,待日后再收拾她

    “如何”梅莹轻启檀唇。

    宋云歌认真的说道“好茶。”

    梅莹玩味的看着他“宋云歌,以前我是根本没正眼看过你的,毕竟你只是个剑士嘛,接触下来发现你不像那些蠢货,我就是好奇,你怎么会犯这个傻,你难道真以为我大哥的钱是那么好拿的”

    宋云歌摇摇头。

    梅莹道“你既然知道那钱烫手,为何还要拿”

    “贪心所致吧。”宋云歌道。

    他是小瞧了梅莹的难缠,以为她不会跟自己这个小剑士多纠缠,找个人教训自己便是了,会把自己留给梅睿当磨刀石。

    梅莹轻哼一声“我看得出来,你就是个贪婪之极的家伙,胃口太大”

    宋云歌道“是。”

    “但有时候,胃口大也要看自己的肚子能不能盛得下,免得撑爆了,死无葬身之地”梅莹明眸闪过一丝冷光,幽幽看着他。

    宋云歌微笑道“我觉得,纵使梅姑娘你出手,我也不至于没命,顶多成一个废人罢了,守着两百万两银子也能过得挺好。”

    梅莹忽然扑噗轻笑“宋云歌,没想到你这么天真,杀你还用我亲自出手”

    宋云歌道“梅姑娘现在不是没下杀手嘛,得见梅姑娘你本性善良。”

    “善良”梅莹笑容扩大,发出“咯咯”清脆娇笑,响彻厅内。

    宋云歌微笑看着她。

    他可不会把梅莹想得太善良,她不是不想杀自己,是有顾忌。

    这一下得了两百万两,足以引人注意,众人的目光聚集过来,她如果稍稍为难或者狠揍自己一顿还好,如果下死手,或者暗中找人杀自己,天岳山绝对会报复,同样的手段杀她大哥。

    投鼠忌器,所以他才如此笃定。

    梅莹娇笑道“宋云歌,明人不说暗话,你一定是觉得我不敢下手罢”

    宋云歌点点头,认真的道“确实如此,因为我死了,你大哥也活不了,我贱命一条,不如梅睿的珍贵”

    “哼”梅莹说变脸就变脸,刹那间玉脸一沉,目光幽冷“所以你才有恃无恐,肆无忌惮”

    宋云歌摇头道“不是有恃无恐,是诚惶诚恐,毕竟梅姑娘你可是奇才,被你记恨上,我寝食难安。”

    梅莹细腻嘴角微撇,端起茶盏轻啜一口。

    她暗自思量信你才怪

    这讨厌家伙就是有恃无恐,觉得自己奈何不得他,否则也不敢跟进自己的府邸。

    脚步声响起,外面传来陆峥声音“什长,办妥了。”

    “进来吧。”梅莹放下茶盏,冲宋云歌露出得意笑容。

    陆峥大步流星昂然进来,看到宋云歌在,他不由看向梅莹。

    梅莹道“没关系,特意请他进来的。”

    陆峥正色道“什长,听雪轩所有延寿丹都买回来了,一共五百六十万两银子”

    梅莹轻颌首“甚好。”

    陆峥从怀里慢慢掏出一个晶莹剔透的方匣子,里面是一颗颗夜明珠,浑圆无瑕,流光溢彩。

    “都说延寿丹赛过夜明珠,果然如此”梅莹轻轻接过匣子,明眸紧盯着一颗颗夜明珠,一脸陶醉。

    一匣的夜明珠倒映在她眸子中,令她美眸比夜明珠清辉更盛,更加动人。

    宋云歌看到这些,一股郁气顶在心口,仿佛被棉花塞住,上不去下不来,难受异常。

    他暗喊“忍忍忍”,拼命转移自己注意,免得被气炸了肺,扭头看向陆峥。

    陆峥正微笑看着梅莹,目光奕奕。

    宋云歌露出笑容。

    自己猜测果然没错,梅莹这般美貌女子怎能没有痴情者,这个陆峥便倾慕着她。

    陆峥感受到宋云歌的目光,猛的收回目光,定了定神冲他微笑“宋兄弟,咱们昨夜奉什长之命,一共分成四路埋伏于天岳别院与冯什长府外,只用到了两路,冯什长被拖住,你谋算不如什长远矣”

    宋云歌似笑非笑“自愧不如”

    他嘴上说着自愧不如,脸上却丝毫没有自愧不如的神态,似乎也没受延寿丹都被截胡的影响。

    这让陆峥暗忖,果然不是个简单家伙

    梅莹半晌之后才转开明眸,笑靥如花“如何,漂亮吧,宋云歌”

    “延寿丹漂亮,事情办得也漂亮。”宋云歌摇摇头笑道“不过付出五百六十万两,只为了出一口气,只为给我填堵,值得吗”

    真的是很难理解有钱人的想法,五百六十万两银子,只为一口气,当真是想象不出到底怎么想的。

    拿出五百六十万两银子,有无数人抢着杀自己,却只买了这些延寿丹

    梅莹笑眯眯的道“听雪轩的灵丹不准加价转手,我不会破这个规矩,不过嘛,我可以将这些延寿丹送给你,但你给我大哥一千万两银子谢罪,这不算坏规矩吧”

    “一千万两”宋云歌摇头道“梅姑娘,我哪来的钱”

    “冯晋有钱呐,他会替你出的”梅莹打开匣子,轻轻取出一颗夜明珠。

    夜明珠在她掌心熠熠生辉,映得她玉手越发莹白,修纤合度,若在他的前世,足以做个顶尖的手模了。

    宋云歌发现她的手与卓小婉的手都是近乎完美,挑不出一点儿瑕疵。

    难道剑法奇才都有一双完美的手

    他低头看看自己的,不长不短,平平无奇,所以自己剑法资质也平平无奇

    “啪”梅莹捏碎一颗延寿丹,在宋云歌陡然阴沉的目光中抛进自己嘴里。

    入嘴即化为清气钻进五脏六腑,梅莹试着运功催动,轻轻摇头“没什么用”

    她抬头看宋云歌,微笑道“现在你的负担又少一些,减你十万两银子,九千九百九十万两,感谢我罢”

    宋云歌阴沉着脸“梅姑娘还真是大气。”

    “要不要再来一颗,给你再减点儿负担”梅莹娇俏微笑。

    宋云歌忽然起身,抱拳冷冷道“延寿丹梅姑娘就留下慢慢品尝罢,恕在下不能奉陪,至于说魔尊之事,那就罢了,相信凭梅姑娘你的资质,不需要魔尊刺激,自己很快就能突破,告辞”

    梅莹哼道“要我帮忙不是不可以,乖乖的赔钱。”

    宋云歌往外走去“恕我无能为力,只能多谢梅姑娘的相助美意了。”

    陆峥犹豫的看着梅莹。

    梅莹咬着贝齿,冷冷瞪着宋云歌的背影,看着他挑帘出大厅而离开。

    “什长,就让他这么轻易走了”陆峥跺跺脚“难道就不收拾他一顿”

    “混蛋”梅莹忽然飞起莲足。

    “砰”一张桌子破开窗户飞出大厅。

    陆峥往后一闪,吓一大跳,好久没看到什长发这么大的脾气了。

    “什长,别跟他一般见识他不要也没什么,三天之内是可以退回给听雪轩的。”陆峥忙安慰。

    他暗忖,什长这是恼羞成怒,这一计没奏效,没能拿捏住这个宋云歌。

    这宋云歌还真是个又臭又硬的家伙,难缠得紧。

    “退什么退,我偏不退”梅莹负手走来走去,玉脸晴阴不定,挥着手恨恨嚷道“我就不信,还奈何不了一个小剑士了”

    “什长,他一个小剑士而已,找个人教训一顿就是了,何必跟他一般见识啊。”陆峥道“可这五百六十万两银子啊”

    虽说什长家里就是开银矿的,可是五百六十万两仍是惊人数目,治一个小小的什长何至于此

    他只能暗叹什长的任性与魄力。

    梅莹白他一眼“他这种家伙,打一顿根本无关痛痒,他根本不在乎的,要击垮他的心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