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博容女先生
    私塾中盛如锦每次功课上冒了头,回去后不免被大夫人周氏寻个机会“立规矩”。

    所以前世她活得憋屈又畏畏缩缩,毫无盛家大小姐的风范。今世重生,她何必再忍这些人

    更何况这所谓的表姐表妹们都是来占盛家便宜的蛀虫罢了,怼走一个算一个。

    盛如锦看了长得一模一样的蔡氏两姐妹,轻笑了笑,拉着盛如月转身就走。

    蔡玉姬“……”

    蔡燕姬“……”

    蔡氏姐妹正等着盛如锦亲自过来问好,没想到她竟然无视了……

    蔡玉姬“如兰表妹,你看你大姐姐一点都不把你放在眼里啊!”

    蔡燕姬嘟嘴“姐姐,你错了。我觉得这盛如锦是一点都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啊!”

    盛如兰碰了个软钉子,小脸上闪过尴尬恼怒的神色。

    因为她发现自己现在竟然拿捏不住盛如锦了。

    这怎么回事!

    从前盛如锦不是很是怕自己吗只要自己说什么,盛如锦就算是在不乐意也要低头。

    现在反而倒过来她在盛如锦身上占不到一点便宜,反而屡屡受挫。

    盛如兰年纪还小,自然是想不通这到底怎么回事。她只隐约觉得哪儿不对劲,而且是大大不对劲,但却不知道为什么。

    不过哪怕她聪明绝顶也决计想不到盛如锦是重生归来的魂。

    盛如兰还在沉思,蔡氏姐妹却开始不忿起来。

    蔡玉姬皱眉“大表妹好生无礼,回去告诉大姨母去!”

    蔡燕姬故意大声一点“就是!见到人一点都不打招呼。大姨母一定会重重责罚她!”

    盛如兰欲言又止。

    她母亲周氏会不会罚盛如锦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盛如锦是当真不怕了。

    盛如兰只能道“蔡表姐,我们别理她。我们一起坐。”

    却没想到蔡玉姬与蔡明姬却道“如兰表妹,我们向来是坐在一起的。要不你坐在我们身后那一桌”

    盛如兰郁闷了。

    这么一来她只能自己坐了,而且看来看去只能与沉默寡言的盛如媛坐在一起了。

    说话间,盛如媛也来了。她是四姨娘何氏的女儿。

    许是因为四姨娘何氏性子慢吞吞的,所以盛如媛性情沉默,动作缓慢笨拙。在左相府中这四小姐最没有存在感。平日府中孩子一起玩耍她也很少出现。

    今日她竟然也来了。

    盛如兰没法,只能上前问她“四妹,你要不要与我坐”

    盛如媛看了她一眼,低头“我……我我……”

    她“我”了半天都说不出甲乙丙丁来。盛如兰想急得想催促,忽地斜地里出来一只手把盛如媛拉到了一旁空座位坐下来。

    “三妹妹与四妹妹正好坐一起。你们若是功课上不懂的可以问我。”

    盛如锦笑眯眯指了指隔壁一排的位置。

    盛如媛见是盛如锦,挤出怯怯笑容算是答应了。反正盛如月她也熟悉,比起难相处的盛如兰,她更愿意与盛如月坐一起。

    盛如兰一看盛如锦安排好了,顿时小脸阴沉下来。

    这样一来她又要往后挪了。

    盛如月与盛如媛都是没什么心眼的,盛如锦怎么安排就怎么坐好。两人都是第一天上私塾,兴奋得顾不上看盛如兰的脸色。

    这样一来,蔡氏姐妹在第一排,盛如媛与盛如月在第二排,盛如兰则第三排。

    盛如锦不需学蒙学,施施然坐在了另外一边。在那边早就有青岚摆好了她新购的文房四宝。

    好物总是随时随地会发光。

    盛如锦桌面上的新的笔墨纸砚令私塾的学童们纷纷投来艳羡的目光。

    盛如锦笑了笑,坐了下来。

    盛如兰坐在后面恨恨瞪了一眼她的背影,冷冷自语“让你得意,让你得意。我娘说了已为我争取一个明德女社的位置,你是决计进不去的!”

    她说完心头的怨气才稍稍平了点。

    仿佛这样说着就是下了恶毒的诅咒,盛如锦就当真不可能去明德女社上学似的。

    那日盛如锦说考进去的话,她亦是选择性忘记了……

    ……

    一个早上盛如锦学得很是充实。许多当年未曾细细品味的道理,屈夫子又讲了一遍。

    前世她懵懂稚龄,知其意而不知其义。

    如今重生归来,满满的人生经验再从头验证书中圣贤道理,便多了许多感慨。

    屈夫子点了几次让她阐述书中句意,每每惊讶万分。再拿起她写的策论,顿时更加惊异。

    往日盛如锦写的策论只是规规矩矩,墨守成规,不算精彩却也不会落到下乘。以她的年纪和女子身份来说,十岁稚龄能写出这么一篇策论已是不容易。

    可是今日交上来的这一篇写周国民生与为官者贤良与否的关系,写得满眼华彩,透彻万分。

    而且她另辟蹊径,不在为官者的人品上下功夫,起了刑罚对为官者的监督。

    这……分明已是讨论了国策的层面来……

    屈夫子道“你往日只是粗通文理,今日却似乎不一样,释义更深了。是不是有人教了你”

    盛如锦自然不会告诉他实话。她笑道“夫子谬赞,学生只是病中温习,便有许多新感悟。”

    屈夫子打量她一眼,忽然叹了一口气“可惜,可惜。”

    盛如锦自然知道屈夫子在可惜什么。

    他不过是可惜她身为女儿身,无法通过科举展示自己的才华罢了。

    盛如锦忽然问道“听说屈夫子有一位老师,博容先生,是不是”

    屈夫子顿时愣住“你怎么知道”

    盛如锦含含糊糊道“学生也只是听到有人提起,便问问屈夫子。”

    屈夫子惊疑不定“博容先生是我的恩师,不过……她也是皇后娘娘的老师,曾经任过宫中的女官,现已在家荣养多年。你问这个做什么”

    盛如锦道“其实学生只是想拜博容先生为师,若是屈夫子方便,能否帮忙引荐”

    屈夫子看了她良久,最后缓缓点头“那过两日我找个时机替你引荐把。你这样的聪明,博容先生一定会很喜欢的。”

    他说完就继续往下检查其他学童的功课去了。

    盛如锦笑了笑,心中舒了一口气。她得到了屈夫子的承诺,自然是心中开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