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开杂货铺
    五金店内的唐双成,听到张晓儒的声音,差点从柜台上摔下来。他已经有两年没见过张晓儒,骤然听到张晓儒的声音,也非常激动。

    他跳下柜台,来不及穿鞋子,就冲到了门口,迅速打开了店门。

    唐双成个子跟张晓儒差不多,但非常瘦,脸色发黄,这是长期营养不良的结果。打开门看清是张晓儒后,一把拉过来,两人激动地抱在一起。

    他们在杂货铺时,感情就很好。分别两年,再次见面,久久不愿意分开。

    张晓儒最先平静下来,轻声问“师兄,你怎么来这里了?”

    唐双成松开张晓儒,苦笑着说“杂货铺散了后,我也丢了差事,到处找事做,就来这里当了学徒。”

    他在杂货铺是大伙计,也是大师兄,距离二掌柜只有一步之遥了。但到了五金店,又得从头开始。

    在杂货铺,唐双成管账,张晓儒的算盘,还是他教会的呢。可到了这里,他又得睡柜台打地铺,一切从头开始。

    张晓儒好奇地问“你怎么不去其他杂货铺当伙计呢?”

    唐双成忠厚老实,对东家真可以说是忠诚不二,这样的人不管哪家杂货铺,都应该会喜欢的啊。太原可不止一家杂货铺,到哪里找不到活干呢?

    唐双成叹息着说“杂货铺的伙计,都是从学徒干起来的。而且,我们的杂货铺歇业了,别人看到我们就觉得晦气。”

    张晓儒关心地问“你在这里怎么样?”

    唐双成叹了口气“慢慢熬呗。已熬了快两年了,再熬一年多,就可以正式当伙计了。你别说,五金的利润比做杂货要高,而且事情也没这么多。随便卖个螺丝刀、铁钳,就是翻倍的利润。如果卖个电子管、三极管什么的,更是好几倍的利润。”

    张晓儒笑着说“利润高的货物,销得也少,我还是喜欢杂货铺,货物周转得快,每天都能见到好多顾客。”

    唐双成黯然失色地说“这倒也是,可其他杂货铺一听说以前的事,都不想要我。”

    张晓儒问“大师兄,其他师兄弟的情况,你都知道吗?”

    唐双成叹了口气“听说二师弟去了阳泉,其他几个师弟好像都回了老家。”

    其他几个师弟,年龄比张晓儒要小,日本人占领了太原,回老家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张晓儒感慨地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们?”

    唐双成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别老是说我了,说说你,这两年过得怎么样?”

    张晓儒说道“我回了老家,在家里办了家杂货铺。大师兄,你要是觉得在这里干得不如意,可以去我老家。虽然我的杂货铺小点,但可以交给你打理。”

    唐双成摇了摇头“我在太原还过得下去,就不打扰你了。”

    张晓儒是他师弟,当师兄没能照顾好师弟,还要打扰师弟,那怎么行呢?

    张晓儒劝道“你这叫过得下去?跟我走吧,不敢说让你有荣华富贵,至少吃饱穿暖没有问题。”

    唐双成感慨地说“师弟,感谢你的一片好心,我熬了两年,再坚持一年就可以当伙计了。再干个几年,就是二掌柜,到时候多卖力气,兴许能当大掌柜呢,到时候,这辈子就不用再愁生计了。”

    至少要当十年伙计,才能当二掌柜。而当了二掌柜,除了每个月的薪水会加外,年底还可以参与分红。至于当大掌柜,更是所有学徒的终极目标。

    张晓儒不满地说“那你得熬到什么时候?等当二掌柜时,都到不惑之年了。这样吧,我出钱,咱在太原办个杂货铺,你直接当大掌柜。”

    唐双成笑了“晓儒,你知道办个杂货铺要多少钱吗?我们做一辈子,也攒不到这么多钱啊。”

    他以为张晓儒是开玩笑,根本没在意。

    张晓儒不以为然地说“这两年,我攒了点钱,虽然不多,但在太原开个杂货铺应该是够的。”

    唐双成他胆子小,就算张晓儒出钱,也说道“现在这年头,就算有本钱,生意也很难做呢。”

    张晓儒正色地说“师兄,本钱我出,赚了你分红,赔了算我的,你薪水照拿,不让你担一分风险。”

    唐双成担忧地说“那也是你的钱啊,亏了怎么办?”

    张晓儒说道“咱们都是从杂货铺出来的,这里面的门道还不清楚?杂货铺交给你怎么会亏?咱这杂货铺一开,还能把其他师兄弟都招来呢?咱们不搞什么学徒,都给他们发薪水,就象一家一样。”

    在太原开杂货铺,以唐双成小心谨慎的性子,绝不会出任何问题,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

    唐双成缓缓地说“我还是担心怕做不好。”

    张晓儒突然说“今天咱们不说这事,走,找个地方喝酒。”

    对唐双成来说,一辈子最大的心愿,可能就是当上二掌柜,至于大掌柜,只存在梦里。突然让他直接当大掌柜,感觉不真实。

    唐双成惊诧地说“你什么时候学会喝酒了?酒就不用喝了,吃碗面吧,晚上根本没吃什么。”

    作为一名学徒,根本不可能吃饱,晚上就吃了一个掺夹着野菜的窝窝头。那个窝窝头,比鸡蛋大不了多少。他现在二十多岁,正当壮年,吃这么一点,早就饿坏了。他之所以店一关门就睡了,也是想通过睡觉,逃避饥饿。

    唐双成与张晓儒在街边找了个小摊,接连吃了三大碗才放下筷子。

    他摸了摸滚圆的肚皮,他已经不知道多久没吃饱过了“没想到这刀削面这么好吃。”

    张晓儒拿出点钱“师兄,我这段时间都在太原,但平常难得出来,这点钱你先拿着用,给伯父伯母买点吃的。”

    唐双成吃了三碗面条,已经觉得脸上挂不住了,再拿张晓儒的钱,他还有脸吗?按说,张晓儒来太原,他得款待才行。可他兜里一分钱没有,最多请张晓儒喝碗水。现在吃了张晓儒三碗面,还要拿钱,他做不到。

    唐双成连忙推辞“晓儒,你不能这样。”

    张晓儒正色地说“我这可不是给你的,是给伯父、伯母买点吃的,或者买点粮食、布匹也可以,给他们改善一下生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