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 158 章 不道春难管
    眼泪汪汪的余绽拉着钟幻,很想诉苦,可是满肚子的话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到底自己这换魂重生的身份,如今母后娘娘那若即若离的态度,还有椎奴姑姑令人诧异的亲近,能不能直接告诉师兄,要不要把这个自己在世上最亲近的人拉下水……

    她真的还没有想好。

    所以千言万语,都说不出口,余绽就只剩了拉着钟幻的袖子,呜呜地低头猛哭。

    “这到底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啊……”钟幻头疼地把她抱进怀里,摩挲着她头发的手势,跟抚摸小猫小狗的时候,一模一样。

    余绽哭得情难自已,根本就没意识到这一点。

    过了不知道多久,外头有个刻板的声音响起

    “小郎君,您让去买的凉拌鱼皮、呛口藕片、脱骨扒鸡、酱香猪蹄……”

    “拿进来!”

    余绽瞬间收泪,大喊一声,拽过钟幻的袖子,先擦泪后擦鼻涕,最后嫌弃地推开。自己则端端正正地坐在了条案之后,威风凛凛地,等着上菜。

    钟幻无语地抬起胳膊看着自己被揉得皱皱巴巴的袖子,叹口气,抬头看着送菜进来的董一,问“千针呢?让她给我再拿件袍子来。”

    目光也扫到了那一大坨,董一的眼角不自觉地抽动,用力呼吸,往日再平稳不过的声音也出现了一丝裂痕“千针早起染了风寒,此刻正昏睡。属下带阿嚢回去拿。”

    点点头,挥手让他暂且退下,钟幻一扭脸,就看见余绽大口大口地开始扒饭、扫菜,嘴里塞得满满的。

    “可怜的娃,你厨子是从茂记雇的?”钟幻拍拍她的头。

    余绽快速地把嘴里的好吃的吞下,歪嘴表示不服“我家厨娘的手艺比这几道菜好多了去了!我不过是这两天心情不好,昨晚到现在都还没吃而已!”

    说完,又埋头大嚼。

    可是自从在镇北军做完床弩之后,这傻丫头的胃口就从来没有好起来过。

    虽然每餐也都好好吃饭,却仅止于好好吃饭而已。

    钟幻也不戳穿她,只是轻轻叹息,坐在旁边,托腮看着她吃,然后慢慢地跟她大略描述了一下自己这两年的生活。

    “师父的骨灰已经带回去了,入土为安……洒在他出生的那片山间了……”

    “萧家的野心太大,我是不想被他们裹挟的。但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那大力丸的副作用那样强悍……我在平安被钱家大姐救下,昏昏沉沉地躺了半个月……”

    “钱大省这个人,特别不错。而且,没儿子。死活生不出来。我估摸着不是女人的事儿,是他自己的问题……”

    “我也不轻松。我答应钱大省,帮他把这份家业平平安安地交到他外孙手里……”

    “钱家三姐妹,二姐三姐都远嫁了,特别远,就,一辈子也不可能再联络的那种。

    “大姐招赘了一个女婿,是个木匠,特别老实。大姐挺能干的。

    “哦,已经生了儿子了,今年四岁,钱大省张罗着启蒙,被我骂回去了,让晚两年。”

    “钱家在京城的宅子挺隐蔽的,在南边宜人坊,特别大,里头就是个大花园子。

    “改天有机会我带你去逛。不过我不太过去住,太空,一个人,说句话带回音的,烦。”

    “我让他们在洛河北边再找个地儿住。到时候给你留个小院儿。”

    余绽一边点头嗯嗯,一边就将桌子上的东西扫荡了大半。

    终于吃饱,放了筷子,才惊觉“师兄,你不吃吗?”

    钟幻慈祥地摸摸她的头,动作就像是在摸狗头“我怕你打我。”

    钟幻的饭量一如既往地奇怪,每个菜尝了两口,就皱着眉放了筷子。

    “师兄,我得回去了。明天起要天天入宫,宫里的规矩多,又新说要仔细给我讲讲。”

    余绽依依不舍地看着钟幻,“师兄,你要不要跟我去家里瞧瞧?”

    “好啊!我等袍子。”钟幻笑眯眯。

    余绽又惊又喜。

    董一和阿嚢拿了一叠衣服过来,钟幻极为满意地在阿嚢的头上使劲儿揉了揉“就只有你这小子最懂爷的心思。”

    换了外衣,钟幻施施然和余绽出了茂记,直接上了钱家的马车。

    寇连早就被阿镝连番警告,这时候竟然乖顺地像只家猫一般。只是一眼瞧见董一时,眉梢不自觉地跳了跳。

    “就是他……”阿镝偷眼看看董一,自动自觉地往后退。

    她本以为寇连能上前一步帮自己个忙,谁知这小子比她还怂,一扭脸先把余绽骑来的马系在了马车后头,然后自己默默上马,翼护在马车外侧。

    钟幻从车窗上往外看,笑道“你这个护卫收得有趣。忠心么?”

    “各取所需。”余绽吃饱了,有些犯困,打了个呵欠。

    钟幻一愣“他是什么来历?”

    原本跟钟幻两侧坐着的余绽立即爬到钟幻那边,趴在他耳边嘀咕了好一会儿。

    钟幻的右边的眉尾高高扬起,哈哈地笑“这个八卦,够提神!”

    骑在马上的寇连面无表情,隔空看了一眼另一侧马上的阿镝,忽然平板开口

    “主君卖起人来,其实没有任何底线的,你知道么?”

    阿镝不明白,眨眨眼。

    赶车的董一微微露了个微笑出来,手里的马鞭忍不住便甩了个鞭花,“叭”地一声脆响。

    进了永泰坊余宅的府门,阿镝简单告诉锤子“这就是小娘子的那位师兄。”

    锤子了然,恭恭敬敬地请了董一去安顿。

    谁知钟幻却摆手道“走走走!你们俩都走。我师妹家里,还能怎么着了我?”

    董一愣了愣,却也习惯了这一位的心血来潮,无奈问道“那何时来接小郎?”

    “静街之前。”

    钟幻早就跟余绽转身往里走,指点周遭景致了。

    而他最机灵的小厮阿嚢,则直接将自己包着的一个包袱交给了阿镝,笑了笑,也不说什么,招呼着董一,两个人就又赶着马车走了。

    “傻了?快进去啊!你是小娘子的贴身侍女忘了?”寇连轻轻踢了阿镝一脚。

    反应过来的余家大丫头急忙奔了进去,一时又奔了出来“小娘子问,赵管家呢?叫他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