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73章 373 让我来做什么
    “小姐,请问需要点些什么吗?”侍

    应站在顾非衣身旁,脸上的笑意美得犹如一朵花。

    人家的服务态度是真的没话说,可是,顾非衣心虚啊。手

    指头都在颤抖了,怎么点?

    “那个……先给我一杯温开水……”她其实很想问一句,温开水是不用钱的吧?但

    ,坐在对面的可是申屠家大少爷,这话要是问出口,人家的脸都被她丢光了。

    想想,还是别问了。

    “好的,小姐稍等。”侍应退了下去,很快就亲自端来一杯温开水。

    再一次看着顾非衣,脸上依旧是让人如沐春风的笑意。“

    那么小姐,请问需要点些什么?”来

    这里的客人,女人都是名媛,男人都是绅士,所以,先让女孩子点菜是礼貌。

    申屠默只是安静看餐牌,顾非衣再怎么拖拉,他似乎也没有任何意见。

    顾非衣脑门又在冒汗了,这事,躲也躲不过去。

    只好硬着头皮,小声说:“那个……先给我来一份白粥,外加……一盘水煮四季豆。”“

    好的,还有呢?”侍应依旧笑吟吟问道。顾

    非衣脸色有点挂不住了,低垂脑袋,声音轻的几乎连自己都听不见。

    “没……有了,我已经吃过了,不饿。”

    “好,我这就给小姐下单。”侍应姑娘依旧是一脸笑意,竟一点点鄙视的目光都没有。

    顾非衣松了一口气,心中暗自赞叹不已。

    这才是高级餐馆有素质的服务员,完全不是一般小餐馆的服务员能比的。

    侍应姑娘已经转向申屠默,笑得更加温婉柔和:“先生,请问想点些什么?”比

    起顾非衣,申屠默表现得岂止是淡定,简直是毫无波澜。

    “七九年的svntor,鱼嘴刺身,五分熟鹅肝酱腓骨,冰岛三文鱼,冻胶酱蚝,纹鱼尾刺……”他

    一口气叫了七八个菜,连眼都不眨一下。顾

    非衣却是越听,心越寒。“

    申……少爷,你一个人……能吃的完吗?”先不说其他的,这个鱼嘴刺身,她刚才有瞄到一眼。一

    小碟的价格就已经是十几万,其他的更加不用说了,还有那个酒……顾

    非衣好像晕过去算了,就算丢脸,也好过没钱结账的时候,被扣留下来。

    “少爷,我……我今天……”忘带钱了,可以先离开吗?申

    屠默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很快,侍应将红酒送了上来。这

    **子……顾非衣在脑袋瓜里搜索了一遍,下一秒,连呼吸都停止了。什

    么svntor的红酒,听的时候没觉得耳熟,**子送过来一看,立即就想起来刚才在菜单上看到的价格。两

    百八十万!让她去死一死吧!这

    次侍应过来,明显比刚才的时候,笑得更加好看。

    给申屠默倒上一杯,立即转过来,要给顾非衣倒酒。顾

    非衣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不!不用!我不会喝酒,谢谢!”苍

    天,一**近两百万,一杯都快要一百万了!让

    她几口就将一百万喝下去,还不如要了她的命来得容易。

    侍应不勉强,笑问:“那小姐,需要什么饮料吗?”“

    不用不用,我就喜欢喝酒!”顾非衣立即摇头,完了,又赶紧改口:“我就喜欢喝白开水!”她

    的大脑已经快要当机了,就连说话都是糊里糊涂乱七八糟的。

    今晚的惊吓实在是太大,再这么下去,随时都会有休克的可能。

    以前也不是没和太子爷吃过贵的,人家太子爷点的东西,也绝对贵到飞起。可

    是,以前不是自己付钱啊!现

    在,需要自己来付钱,才知道肉疼。这

    顿饭的钱,她真的付不起。侍

    应将菜肴一盘一盘端上来,色香味俱全,就是不吃,看一眼都知道味道好到人神共愤的地步。

    非衣却只能眼睁睁看着申屠默将这些美味佳肴吃进去,自己饿得肚子咕噜噜在狂叫,还不敢哼声。谁

    让她刚才说,自己已经吃过晚饭,不饿?

    天知道,她什么时候吃的晚饭!“

    想吃?”申屠默瞅了她一眼,这副快要流口水的模样,有点意思。

    顾非衣咽了口口水,很想用力点头,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不用,我吃过了,很饱。”天

    知道“很饱”这两个字她是怎么说出口的,明明都已经饿得胃都在抽筋了。

    美食面前,人的防御力真的可以降到最低。

    她没有发现,自己在说“很饱”的时候,眼睛是直勾勾盯着申屠默筷子上那块三文鱼的。是

    不是很饱,看她这眼神这模样就知道。

    申屠默终于有点良心发现地,将那盘三文鱼推到她的面前。“

    想吃就尝尝,这三文鱼和一般的三文鱼不一样,用鱼血清洗过的。““

    鱼血?”三文鱼,也会有鱼血吗?

    “没错,鱼血,只是量不多,收集起来很不容易,所以,价格也不低。”“

    不低……是多少的意思?”顾非衣心里咯噔一下,刚想要尝尝,一听到价格不低,立即就将这份心思收回去了。

    “三十八万。”

    咚的一声,顾非衣手里的筷子跌落在桌面上。

    幸好这个地方空间大,大家坐的都不靠近,所以,没有引来多少侧目。

    可是……可是……三十八万!深

    呼吸,继续狠狠吸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非衣才坐直身躯,迎上申屠默的目光,一脸认真。“

    申屠少爷,有些话我必须和你说清楚。”“

    说。”申屠默没有在意,端起酒杯,浅尝杯中昂贵的酒液。顾

    非衣深吸一口气,才鼓起勇气,冷静道:“我没钱,这顿饭我真的请不起。”“

    我只喝了一杯温开水,还有一份白粥,这些钱我自己付,至于你的……”“

    我想我还没有沦落到,需要女人替我结账的地步。”男人的声音淡淡的,没有一丝起伏。

    顾非衣却愣住了:“可你……不是说,要我请吃饭?”“

    那么,你请得起吗?”他挑眉。“

    请不起!”想都不用想的!一

    顿饭几百万,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

    申屠默继续喝酒,不再理会她。

    顾非衣却有点坐不住了:“申屠少爷,既然不是要我请吃饭,那……你让我来这里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