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爱情和面包
    我和厨子结婚的时候,彼此一无所有,我们唯一共同拥有的,是我肚子里还没出生的哥哥。

    爱情和面包,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讨论热题。

    我读高中的时候,学校早恋已经是普遍现象,没有早恋的倒是显得比较特殊了。某一天我们讲到一些关于爱情的问题,语文老师站在讲台,教室一片安静,她问了大家一个问题:“关于爱情和面包,你们觉得,哪个更重要?”

    班里立刻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但是最后没有一个人发表自己的言论。

    语文老师看着班里的这些孩子,稚气未退的面孔,她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我个人认为,面包大于爱情。我说这个话并非是抨击爱情或者是要你们以物质为主,但是你们学政治有一句话说的特别好‘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那种光有爱情就能打败现实的只是少数,如果两个人真心相爱想要在一起,一定要努力先拥有面包,如果说连生存或者说生活都变成一种奢望,这样的爱情其实是比较可悲的。”大概是这么说的,记得并不十分清楚,总结来说就是贫贱夫妻百事哀。

    班里自然有同学不服老师的说法,于是回道:“也有很穷的夫妻俩白头偕老了呀!”

    语文老师看着那个争辩的同学,认真的看了看她,然后回了一句:“所以我说那种情况只是极少数。”

    今天看来,其实语文老师真正是说了一些实话,我设想了一下,如果我是一个老师,我和一群对爱情充满美好期待或者说沦陷在甜蜜爱恋里的孩子讨论关心爱情和面包的话题,我恐怕不能更好的让孩子认同自己的观点。倒并非是受语文老师的影响,我确实也是一直认为面包大于爱情的。

    我见过太多因为财米油盐姜醋茶而争吵的夫妻,虽说这就是平凡夫妻的日常生活状态,但是事实上,人们都有关于自己的追求,如果每天生活的温饱都成了一种困扰,那每天更多的都是想着如何挣钱,哪还有什么心思想着要如何爱对方呢?

    我会和一无所有的厨子结婚,打破自己一直坚信面包大于爱情这个说法有些打脸之外,同时也证明了有面包才能更好的维持爱情。

    和厨子结婚的时候,真是门当户对,他家庭不富裕,我家也一无所有。但是我始终坚信我会努力赚更多的钱,我还曾跟厨子说过:“给你七年时间,如果你仍然像今天这样一无所有,那我就要离开你。我爱你,但是我更关心自己将来过得幸不幸福,爱是当下的,一直过得好才是未来。”

    厨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轻轻的点了点头。

    前面两年,作为工厂操作工的我们,每个月两三千的工资,苦苦支撑着生活。还要看旺季的时候钱多的喜悦,淡季的时候饿死的节奏。除去身体上的疲劳,我的心越来越难受,如果每个月就拿两三千工资,即便是尽力也只能一个月最多存下一千块钱,何况那时候的我们还负债累累,如果要买车买房,是不是真的要向天再借五百年?

    厨子也曾经问过我:“一定要买车吗?咱们的电车不好吗?又不堵车又不担心没地方停车,又不烧油,又不保养。”

    如果这一辈子的生活只是我和厨子在活着,我可能是可以接受一辈子骑电单车的,毕竟在农村里,有一份铁饭碗工作,到退休了,孩子也大了,闲云野鹤都是没有问题的。只是现实哪有那么容易?我和厨子一说起这些,他总是回避问题,我们时常争吵,我觉得他没有上进心,他觉得我嫌弃他穷。

    物价还没有很贵但是确实也超出我们的负担的时候,我突然有了要建房子的念头,厨子瞪大眼睛看着我,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我说出来的几十万我认为还是个可以负担的小钱,厨子则认为那简直就是天文数字了。

    他呆呆地问我:“我们连几十块都没有,去哪里要几十万来盖房子?”

    “借啊!东拼西凑,先把房子搞了,钱再慢慢还。越是往后,越是贵,更加没有希望了。”我淡淡的说,那时候的我仍然欠了几千块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这完全可以实现。

    厨子皱着眉头看着我,仿佛在看一个怪物。我们又为这些琐碎争吵,吵完我常常想,如果我们有更多的钱,就不会是这种的情况了吧?我也叹气,和这样的厨子在一起,看不到未来,那时候心里已经没有什么爱,只想着过上更好的生活。

    厨子怕了,不敢想建房子的事,最重要的是一家人的经济支出都是靠厨子一个人撑着,上有四老下有两小,四老暂时不要我们操心,但是两小的吃喝拉撒以及将来的读书费用,算不清楚也无法预估,活在现实中的厨子自然不敢去想,而我这个一直活在梦里的人就不一样,但凡有点希望我总是想要去试一下,我始终在心里把希望都想得比现实多一些。

    厨子想过要换工作,但是每当这种时候,婆婆都要跳出来阻止厨子:“就算你现在这个工厂再不济,也是一个铁饭碗,就算是淡季,好歹是有个底薪收入,大不了淡季的时候我们节约一点,不要一天到晚想着跳槽,要是新工作做不了,这个铁饭碗以后就不容易拿到了,那更加饿死。”厨子一听,本来就不太敢轻易换工作,更加犹豫,却又不甘心工资太低。

    厨子不在家的时候,我和婆婆谈了一些话,我说以那时候的我们两个人的工资,即便我们都不败家,除去吃喝拉撒睡,孩子的费用,我们真的是勉强能够支撑眼前的生活,如果不换工作,不去拼更高的收入,那我们以后怎么建房子?怎么送孩子上学?这些还必须是建立在一家人都必须健健康康的情况下。

    婆婆听完,陷入沉默。

    我又补充道:“现在的社会要多残酷有多残酷,大哥尚未娶妻,我们自然是不操心大哥的,但是想想,一家人没车没房窝在这个小房子里,就算大哥谈了对象,也未必敢带回来吧?大哥工作再体面工资再高,但是他始终一个人在外,家里的状况不甚清楚,迟早是要带个嫂子回来,他在外工作也不能分身在家里建房是不是?”

    没有哪个妈不关心自己儿子的终身大事,婆婆一听,没有表态,那时候妹妹半岁,已经不需要母乳喂养。

    为了保全家庭利益最大化,我做了一个计划,我先去做新工作,如果收入确实是相对于工厂的收入高的话,他再辞职。我把孩子托付给婆婆,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家。厨子不放心自己的老婆一个人去外地工作,自然不是担心我一个人不能好好照顾好自己,而是怕我被别的男人拐跑了。安顿好家里一切,就跟着我到了外地。

    两个人努力工作一年以后,终于借了钱建了房子。厨子终于不像曾经那种谈钱色变,还主动规划起将来,比如要买什么车,买什么样的颜色。我们终于不再为了房子车子争吵,因为我们都有了共同的目标,都在为目标努力的工作。

    我们依然没钱,但是我们的面包已经能够维持我们的爱情。我们的爱情一次又一次在面包前支离破碎,然后又被拼接起来。

    这一路走来,最感谢的人是我自己,感谢我没有放弃厨子离开,也感谢自己用不怕死的精神改变了生活状态,也使得厨子有了上进心。

    在爱情和面包面前,回头看,才发现,我用爱情促使面包的建设,用面包维持了爱情。面包有了,更爱彼此了,更爱彼此以后,面包也多了。

    所以,说到最后,在爱情和面包面前,无论做了什么样的选择,最终都要想办法平衡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