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059章:牌位要倒?(三更求推荐)
    “姑娘……”

    “还叫姑娘?”

    “……”

    苏青有些窘迫,尽管白绫传递过来的记忆之中的那人是他,但终究他无有半点记忆,如此贸贸然的称呼一位青丘魅狐唤作娘子,坦白来讲,苏青表示自己心里过不去。

    而且。

    南瞻部洲?

    也就是说,他五百年前已经穿过来了,但缘何会在这里才觉醒,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是一个需要解开的谜底。

    总不能说是因为当时穿越过去的时候,直接因为没有说上一句此世再无地球的缘故吧?

    这是小说里面的情节罢了。

    现实中喊出来只有会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跟塔克自爆一样被天道给注意到……

    地府开启之后必须去三生石上走上一遭了。

    苏青心中如是想着。

    白绫看着脸色有些窘迫的苏青,突妩媚风情万种的一笑道:“夫君走了五百载的轮回尽忘前世,妾身可以原谅你。”

    苏青姗姗一笑道:“……谢谢。”

    白绫话锋一转道:“但如果夫君在三生石上走了一遭还是不认,或是想着旧不如新之类的,那就休怪妾身祭出金蛟剪再送夫君去那六道轮回再次走上一遭了。”

    “……金蛟剪?”

    “正是。”

    说着。

    白绫右手浮动亮出一把龙形大剪刀。

    正是那有后天至宝金蛟剪。

    着此物原是那通天教主斩杀太古蛟龙以九龙鼎炼制九九八十一天而成,采天地灵气,受日月精华,起在空中,往来上下,祥云护体,头并头如剪,尾交为如股,一插两段。

    苏青皱眉道:“此物应是那三宵……”

    白绫微笑道:“家师云霄,此物是妾身转世之际,家师赠与,作为妾身此身护道所用的。”

    “之前……咳……姑娘所言上古天庭不复……”

    “此事不可说。”

    “……”

    白绫捂嘴微微一笑道:“此事事关重大,还请夫君原谅。”

    苏青脸上微笑之。

    至于心中……

    算了。

    想的太多也不好,简单的好,不过苏青也大致的猜出了一些。

    通天以身抗量劫换得截教众人重生……

    而眼下截教门徒现身于此。

    无疑。

    今世我度你,来世你度我。

    白绫又道:“夫君,我们出去吧,妾身还没正式拜见夫君爹娘呢。”

    苏青回神嘴角抽搐。

    无他。

    苏青想到了尚在外面的两妹妹,还有脑洞出奇的苏爸,至于苏妈指不定也已经在外面了。

    说好的隐瞒呢。

    这特喵的压根就不符合他的预期啊。

    苏青心中一叹直接撤下了笼罩在凉亭之中浓雾。

    下一秒。

    一剑光寒。

    铮!

    苏青两指捏住嗡嗡直吟叫的青锋,一头黑线的朝着走廊那边的苏晓说道:“你想谋杀亲哥吗?”

    苏晓脸色布寒一手点出。

    唰!

    青锋回归,写满了我很不高兴的苏晓对着苏青就是一声冷哼,随即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白绫,之后转身朝着后院之中自己的闺房走去。

    不多时。

    嘭!

    苏晓房门直接发出一声巨响随即关上。

    苏青颇为惆怅。

    何来生气呢?你瞒我,我瞒你,最多大家五五开罢了,总不能因为她是妹妹又是女子就可以枉顾事实吧?

    这是歧视。

    苏淑则是一脸高兴的跑了过来打量着白绫,随后一脸兴奋的说道:“白姐姐,你真的是我哥的妻子吗?”

    苏青右手一弹。

    嘭!

    苏青纳闷的看向拦下他那一啵的白绫。

    白绫笑了笑一脸温柔的说道:“夫君不愿改口,妾身能够理解,但观了记忆之后,夫君若是想不承认,那妾身可不答应,若是如此,妾身只能再送夫君走一遭六道轮回了。”

    苏青张了张嘴。

    这是威胁。

    肯定是。

    但……

    你特喵的能送我去吗?

    苏青有心祭出诸天青云,但权衡了一番之后,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原因简单。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白绫说的不错,她的确是他的娘子,这是在记忆画面之中有过考证的呢。

    杀妻证道?

    苏青修的是青云无常大道。

    不是什么太上无情道。

    也不是什么太清忘情道。

    苏淑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随即眼珠子转了转,下一秒便是朝着白绫改口道:“嫂子。”

    白绫脸上尽显温柔之笑。

    苏青?

    苏青故作没有听见般的朝着凉亭外面走去。

    晚间。

    前厅中。

    苏爸一脸掩饰不住的喜悦之色坐在主位上,苏妈则是还有些没缓过劲来的坐在旁边。

    苏淑将手上的茶水递给白绫说道:“嫂子,给。”

    白绫接过茶水,上步走到苏爸苏妈的面前,盈盈下跪,奉茶道:“请爹爹和母亲喝茶。”

    苏爸连连道好接过白绫手上的茶水。

    旁边的苏青看的一脸蒙圈。

    这特喵的应该是新媳妇见爹妈才有的步骤,换而言之,是成婚之后的第二天才有的场面。

    我特喵的可没结婚啊。

    苏青有些辩解。

    奈何苏爸的脑洞何其大,眨眼间就脑补了一系列的八点档剧目,还以为苏青早在超凡世界之中就已经成婚了,更是不由分说的一通埋怨苏青忤逆,之后再听闻了白绫的身份之后,更是波不及待的想着让白绫奉茶牢牢坐稳这个身份。

    毕竟奉茶之后,才能算是新媳妇正是过门的。

    至于婚宴?

    苏爸大手一挥表示这些都是小事,先进门,到时候择个良辰吉日再行补办一番就好,想必祖宗是不会怪罪的。

    在白绫奉茶的功夫,苏青转身遥望着苏家祠堂所在的位置。

    他很好奇。

    有这么一位不靠谱的苏爸,祠堂里面的祖宗牌位会不会应该已经倒塌无数了。

    还有苏妈?

    原本苏青以为苏妈会反对的,毕竟苏妈可是非常钟意跟他从小一起长大的那位竹雅的,但随着苏妈将白绫叫到自己房间半响,之后等到苏妈重新出来的时候却是已经不反对了。

    奉茶之后。

    苏爸老怀欣慰,起身虚抚起了白绫,随即哈哈哈大笑着朝着守在门口的老管家挥了挥手。

    老管家端着三金而来。

    苏爸看向旁边的苏妈微笑道:“夫人。”

    苏妈瞪了一眼苏爸,儿子娶亲,你跟着笑的跟二百五一样是什么个样子,一点都没有公公的气质。

    苏爸依旧哈哈大笑。

    无他。

    张大炮的儿媳是个阴灵,他的儿媳也不差。

    狐狸精呢。

    苏爸已经盘算好了该如何去张大炮那边去显摆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