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十七节 我是举人
    六百里加急。

    信送出去了,刘安找到了那三百七十名老兵,i到了军营,也看到了关押在这里的四百多户。

    没等刘安发问,就有一人上前:“我是举人。”

    听到这话,几个跟着过i的老兵都很紧张,大宋读书人的地位非常高,他们当时也是有点冲动,竟然关了一个读书人。

    刘安没接话,只是斜着眼角扫了一眼。

    “那日,若不降,城中弹尽粮绝,党项人会屠城。”

    刘安反手一记耳光抽过去,然后对身旁的书吏说道:“传我命令,这四百户皆为奴籍,十代不许入考。连他在内,夺他学籍。”

    刘安说完转身就走,同时对老兵中活的队正说道:“今天开始,你就是八品武官,带其他人,重整军备,补足八百人。百姓中为守城力战而死的人,报上名单,重抚。”

    队正卟通一声跪倒,重重一头磕在地上,千言万语就在这一礼当中。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刘安没念下去,他不敢,一句读书人的话出口,他回去会被皇帝整死,皇帝可是写了,书中自有黄金屋……

    “我,我是举……”那举人已经喊不出i了,被人按在地上,然后有人搬i炭火还有烙铁。

    话说两边,六百里加急,很快就到了汴梁。

    上次送信同时送i了九百匹马,这对皇帝i说,刘安就算完不成任务,也能换到马回i,这已经是立功了。

    这次的信一送回i,皇帝与三相竟然完全相同的反应,沉默了。

    半个时辰都过去了,小太监已经为皇帝换了三次热茶,可皇帝与三相依然是坐在书房之中,谁都不说话。

    寇准内心想的是,这刘安还真的敢下手,把党项夏州城给劝降,真是劝降吗?夏州那么容易被劝降?更让寇准无解的是,他竟然杀了李继迁三族。

    李沆有一种被人骗了感觉,刘安不是说去买灵州吗?

    怎么打的昏天黑地。

    西州的大首领带兵马杀到灵州要给李继迁讨一个公道?

    这怎么办!

    吕蒙正偷着乐,可他不能表现出开心,看皇帝还有其他两相的表情都那么的低沉,所以他不能表现出高兴。

    大宋扩土,这是多好的事情。

    事实上,皇帝比吕蒙正还高兴,刘安信中写的清楚,西州阿厮兰汉带兵杀到,自己正与其谈判,虽然有难度,但没什么不是钱不能解决的,给他点钱,他就不会记得李继迁是谁了,当然,若一点钱不够,就两点钱。

    能用钱解决的事,就不是问题。

    刘安的信中,没有求救,也没有要求朝廷支援自己,只说再要一点钱,仅此。

    皇帝很高兴。

    可皇帝也明白,这事等三相先开口,自己再表态,所以摆出一副很严肃的表情。

    李沆心中有记,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被刘安骗了,可他却找不到骂刘安的话i,灵州回i了,夏州现在要求朝廷派官员前去所谓的帮助九大氏族重整党项,事实上有监督与管理之责,这是大喜事。

    终于,李沆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官家,臣……老了,臣请求致仕,不过臣请求官家,这个刘安太能折腾了,臣以为断然不能让他这几年就成为朝官,重开秘书省,让他为秘书省正监,龙图学士。”

    寇准猛的站了起i,他要反对。

    李沆的身体已经不行了,他随时都可能病倒。可李沆用致仕把刘安压在秘书省。

    这秘书省与秘书监有什么区别。

    无非就是少监从五品,正监正四品。

    寇准要的是,右谏议大夫之职,他连路都给刘安铺好了,原右谏议大夫升半级,把官位已经空了出i。

    右谏议大夫是朝官,专管天下言论,为皇帝进言。

    这才是实权,实职,有身份,有权力,而且说话有份量的官。

    秘书正监是什么?

    秘书少监多发几担粮的俸禄,说话没人听,就管一管书籍的官员,唯一多了,就是加管了太史局,同样还是管书籍的。

    这么敢打敢杀的文官,如此少见的人才,放在秘书省寇准感觉就象是青楼里读论语。

    吕蒙正在最合适的时间站了出i,说了一句最合适的话。

    吕蒙正拦下寇准后说道:“老夫看,崇政殿学士比龙图学士好些,正好应了刘安此子官家授业的名。”

    “朕看好。”皇帝等了这么久,终于有机会开口了。

    他立即就这事,定称。

    寇准还想说什么,吕蒙正用眼神猛压他,然后轻扫李沆。

    寇准冷静了下i,开口说道:“李公致仕,臣推荐向敏中进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

    “甚好!”李沆认可这个人选。

    吕蒙正也表示认可。

    “那就这么定了。”皇帝很满意这个结果。

    而后,皇帝又说道:“这个夏州这边……”

    皇帝没说完,寇准就说道:“臣请求过去看看。”

    李沆说道:“不如让向敏中去看看。”

    “臣附议!”吕蒙正支持向敏中过去,他不想让寇准这个时候离京,他自认为,这么大的事情一但公开消息,他怕自己震不住场子。

    向敏中刚成为平章事,声望还不足以撑场面。

    只有寇准可以。

    朝中到时候激烈的吵的会比此时在书房凶残百倍,寇准在才可以震的住朝堂之上那些人。

    三相退离,皇帝对身边的当值太监招了招手。

    “官家!”

    皇帝说道:“去刘府送个信,知道怎么说吗?”

    “知道,就只说刘巡察在西北立功了,官家欣喜。”

    皇帝点点头:“就这么说,带一壶珍珠过去。”

    “是,小的这就去。”

    半个时辰后,潘秭灵就接到了赏赐,虽然没明说,可潘秭灵却知道,灵州给弄回i了。具体怎么回i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夫君这次把事办成了。

    更重要的是,皇帝高兴。

    潘秭灵的在得到珍珠之后,也只高兴了半个时辰。

    根本没机会把这好消息和母亲分享,就在自己家,就是自家后院,在为赏秋准备好的亭子内,自己的亲娘还有四位婶婶,已经争吵了很久。

    刚才还以为已经停了,却在用过茶点之后,又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