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三五节 胡扯的铡美案
    坐在刘安的书房,张齐贤品着茶,心里想着。

    刘安家真会吃,能吃就是好人,刘安肯定与寇准不是一伙的,张齐贤已经给刘安下了结论,刘安可以成为朋友。

    听说刘安的父亲刘浪,才是真正的美食家。

    这也可以成为朋友。

    而且还可以成为好朋友。

    又是一个旬日。

    摘星楼的主殿开启,周边虽然还有点乱,刘安派人用帷幔挡着,只留下中间一道通道。

    汴梁城但凡有点名气的舞伶优、歌伶优、乐伶优,就算是说书的、打鼓的、杂耍的。

    可以说勾栏内的有点本事的身契都在刘安手上。

    不对,在李清莲手上。

    依潘秭灵的说法,他们还没资格让刘安收下身契的。

    勾栏,在宋时也算是一个高雅之地,泛指杂剧、百戏的场所,在明清这个名字的味道才变的不怎么好。

    摘星楼。

    皇帝亲至,就是来听戏的。

    摘星楼门前挂着一块大牌子,铡美案。

    铡美

    铡刀的主人包黑子还没有出生呢,不过刘安会编。

    然后在历史里随便套一个皇帝与公主就行了,反正是编出来的戏。

    包黑子的角色则由南齐名臣柳世隆来担当。

    戏很精彩。

    不过,皇帝却感觉不太对。

    刘安加急排了这么一出戏来,想干什么

    正在皇帝疑惑,准备找刘安来问的时候,就见王曾快走几步来到皇帝面前“官家,臣要弹劾一人,谏院胡右正言,有失德。”

    “看戏呢”皇帝没兴趣听。

    这戏有古怪,但戏演的却很有趣。

    王曾被赶走了。

    刘安呢,钻进了二楼的第五个侧厢,坐在赵昌言身旁。

    “刘学士,有事”

    “有个事,赵公帮着弹劾一个人。”

    “谁”

    “谏院胡右正言,他贫苦,成亲六年,靠家中贫妻为大户洗衣、打柴供他读书,他中了进士,取了王钦若的侄女,其妻没有失德,无七出之过,休妻这事赵公以为合适吗我的意思,官家赐上几十匹绢,几十万钱给其妻,然后把这货连同其党羽贬到深山老林里。”

    刘安说完,直接递过去一张纸。

    赵昌言指了指戏台上“今天的戏演的好,我的意见是杖责三十,打不死算他命好,然后扔到,大夷州。”

    “挺好。”

    赵昌言又问了“你管这事干什么,他失德与你有什么关系”

    刘安笑了“我心中有正义。”

    赵昌言也笑了“说人话。”

    “某天,他带头在宫门前高喊”刘安没说下去,赵昌言却已经明白了,这家伙就是在宫中天花的时候带头高喊天谴的。

    不能拿天谴说事。

    但刘安找的这个借口挺好。

    而且更重要是,文官内部的事情,由文官来解决。若让大太监刘承珪插手,这事赵昌言不愿意。

    赵昌言对刘安说道“明天,明天就打他。”

    “赵公看着办,这事咱们要快,我听说刘大监已经有些动作了。”刘安是文官,自然是站在文官集团的。

    赵昌言点了点头,他相信刘安是文官一系的。

    刘安这时又递了一个卷轴过去。

    赵昌言打开一看,这名头真长。上面写着,大宋赴南海友好交流及医疗文化帮助兼香料流通合作社章程。

    刘安说道“一股一贯钱。年底利润三成用来建新船,两成留作明年扩大经营,五成用来分红。这合作社的生意是所一些香料弄到北方或是西北去卖,利润估计还行吧。”

    赵昌言笑着将卷轴塞到袖子里“老夫有点穷,五万贯吧。”

    “恩。”刘安不在乎多少,只在乎你出钱了。

    赵昌言又问“这个合了多少股了”

    “八百万贯”

    “八百万”赵昌言吓了一跳,立即问道“出的最多的是谁”

    “眼下正式拿契约的是赵公你。”

    听完刘安的回答,赵昌言脑袋里有点迷糊,自己五万贯就是最大一股,那么这有多少人入股。

    刘安说道“禁军在汴梁的十五万人马,汴梁北驻防的十万人马,士卒们最少的出了两贯,最多的出了十贯。军官依官职有上限,七品一百贯为限。他们不图钱,只求分红的时候能发点胡椒给他们,我看行。”

    赵昌言问“这就八百万了”

    “恩,人多嘛。不过寇相公二十万贯,只是口头答应,钱还没送过来,契约也没拿呢。”

    听完刘安这话,赵昌言立即说道“老夫再加三万贯。”

    “行。”刘安没二话就答应,然后又问“你女婿王尚书,我一会去问问。”

    “老夫去问。”

    赵昌言听的明白,寇准出钱了,那么这钱他就会跟着出。

    而且禁军在汴梁周边的二十五万士兵,加上武官共八百万贯,这个数字皇帝肯定是知道,并且允许的,否则刘安也没这个胆子。

    刘安从赵昌言这包厢出来,转身就进了向敏中的包厢。

    然后,一个一个包厢的转。

    傍晚戏散场的时候,刘安带着十口大箱子准备离开之时,却被皇帝挡下了。

    重臣贵族们都当没看到,自顾自的离开,回家。

    皇帝亲自打开刘安手边一只箱子,翻了几个卷轴之后将卷轴扔了回去。

    “安哥儿。”

    “姑丈。”

    “说说,王曾要弹劾的人怎么回事”

    刘安回答“一个人渣罢了,其贫苦之时,贫妻靠给大户洗衣供养他读书,他发迹了,却娶了王钦若的侄女,休妻连自己的一双儿女都不要了。这事不能忍。”

    “消息可靠”

    “侄儿已经派人去接人,最多有三天就能到汴梁。”

    皇帝又弯腰把刘安那箱卷轴中拿起一个后说道“明天早朝叫王曾出来弹劾吧,这样的人,我也不喜。”

    “是”

    皇帝指了指卷轴“给姑丈准备五百万贯份额的。这宗亲、国戚也要照顾一下。而后,你单独给郭家准备五万贯,若是钱不够的话”

    刘安立即说道“钱一定够。”

    刘安说钱一定够之后,皇帝笑着点了点头。

    郭家没有五万贯,但刘安肯定有,刘安既然把这话应下了,那么刘安会借钱给郭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