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火麒麟,龙脉
    铿噗哧引动天地之力,全力一剑勉强刺穿了火麒麟脖子上鳞甲的断帅,手中火麟剑刺入了火麒麟的脖子,顿时鲜血迸溅而出,淋了他一身,落在皮肤上顿时宛如岩浆灼烧皮肤般,一股股诡异的灼热能量不断渗透侵入了断帅体内,使得他浑身都是灼热起来,五内俱焚般。5s

    这般痛苦,反而是更加激发了断帅心中的凶戾之气,怒喝一声的他便是将火麟剑拔出,然后伸手向着火麒麟脖子上的伤口虚抓过去,一股无形的吸力引得火麒麟体内的血液瞬间飙射而出。

    吼同样痛苦疯狂大吼一声的火麒麟,浑身火焰大盛,直接掉头向着凌云窟深处飞奔而去,却是不敢再继续和断帅动手了。

    “孽畜,休逃!”怒喝一声的断帅,则是手持火麟剑追杀了上去。火麒麟已经重伤,这是将其斩杀的好机会。而且,此时断帅浑身充斥着疯狂狂躁的能量,他需要发泄,不然怕是要忍不住发狂的。

    一追一逃,断帅的速度竟是丝毫不比火麒麟慢,不多时便是追着火麒麟来到了凌云窟深处一个巨大的天然洞穴之中,那洞穴中赫然有着一个数丈直径的岩浆池。

    噗通火麒麟怒吼着一跃而入,便是沉入了岩浆湖之中。

    断帅见状很是无奈,他可不敢直接进入岩浆湖去追杀火麒麟,那是找死的行为。

    不过,此时他的状况很糟糕,虽然将体内的狂暴能量发泄了一些,但那股暴虐杀意却不断影响冲击着他的意志,麒麟血中蕴含的杀戮意志实在是太可怕了。若非断帅一直受脑海中神秘黑色枪头的影响,心境意志受到磨砺,恐怕早就抵挡不住陷入疯魔状态了。

    咬牙努力抵挡着体内那股暴虐杀意影响的断帅,突然感觉到不远处的石壁中传来了一股浩大祥和的气息,使得自己心中的疯狂杀意消了很多。

    “那是”心中一动的断帅,几乎立刻便确定那股气息的来源,应当便是这凌云窟内藏着的龙脉。

    顺着那股气息传来的方向,很快断帅便是发现了一个狭窄的通道。以火麒麟的身躯根本进不去,但断帅一侧身便是比较容易的挤了进去。里面的同样是一个山腹空间,而且空间不,好似一个地下宫殿般,高处有着一个石质王座,上面还坐着一具骷髅,看起来骨架很大。

    而在那王座对面,巨大祭台般的石台之上,便是有着一段脊椎骨般的白色骨骼供奉其上,散发着浩大神圣的气息和柔和光芒。

    眯眼看着那龙脉的断帅,毫不犹豫便是飘然跃身来到祭台上,伸手向着那龙脉抓去

    嗡断帅的手刚刚碰触到龙脉,光芒大盛的龙脉便是震颤起来,欲要挣脱断帅的束缚一般。

    断帅另一只手中的火麟剑也是震颤起来,好似和龙脉是天生的死敌,水火不容般。

    同时,在断帅的脑海之中,神秘的黑色枪头也是微微一颤,一股可怕我凶戾气息弥漫开来,使得断帅浑身一个激灵,手中龙脉光芒更盛般震颤得更加剧烈起来。

    然而伴随着神秘枪头那凶戾的煞气越来越浓,龙脉终于是光芒暗淡的停止了震颤,在断帅手中不动了。

    感受到脑海中的黑色枪头同样停止了颤动,略微松了口气的断帅,不禁略微惊奇的看向手中的龙脉,哑然摇头一笑:“这东西,原来也是欺软怕硬,也会选择臣服啊!”

    “借助龙脉的力量,应该能够帮我化解、起码压制住体内麒麟血的影响吧?”低喃自语的断帅,便是直接在祭台上盘膝坐下,将火麒麟放在一旁,手握龙脉闭目琢磨起了冰心诀心法。

    时间悄然的流逝,能够引动吸纳天地之力滋养身体的断帅,哪怕不吃东西也不至于饿死,便是一门心思借助冰心诀和龙脉之力化解麒麟疯血的影响了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的兽吼声,将沉浸在入定中的断帅惊醒了过来

    “嗯?”豁然睁开了双眸的断帅,耳听得外面快速远去的麒麟吼叫之声,不禁凝眉低喃道:“怎么那火麒麟又出去了?难道,它的伤好了?”

    知道火麒麟是个凶兽,唯恐它出去为恶的断帅,果断的起身向着外面而去,欲要看看火麒麟究竟想干什么。

    然而,断帅却没想到自己刚出去,便是看到火麒麟卷起一团火焰进来了,还抓着一个人。不过,在其可怕的火焰灼烧下,那人已是真正变成了焦尸,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作飞灰消散了。

    “火麒麟抓入凌云窟的人,难道是聂人王?”惊愕瞪眼的断帅,眼看着那火麒麟浑身火焰升腾的怒吼一声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般死死的盯着自己,却又不敢上前般,不禁神色一动,举起手中的龙脉走过去。

    看着断帅过来,那麒麟反倒是后退了一步,明显很是忌惮般的盯着断帅手中的龙脉。

    但很快,体内疯狂暴躁的因子占了上风的火麒麟,还是怒吼着扑杀了上来,张口一团炽热的火焰便是向着断帅席卷而来。

    没想到它竟然会喷火攻击,猝不及防的断帅,忙释放真气罩抵挡,下意识抬手举起了手中的龙脉。

    几乎在那炽热火焰袭来的同时,断帅手中的龙脉便是释放出了柔和的光芒,在那光芒的影响下,火麒麟的火焰似乎威力都被削弱了般,根本就奈何不了断帅的真气护罩。

    “龙脉竟然还有这等用处?”有些惊喜的断帅,直接拿着龙脉靠近火麒麟,只见龙脉光芒的笼罩下,火麒麟身上的火焰都暗淡了,那凶戾的双眸中更是闪过了恐惧和隐约的迷茫之色。

    借助龙脉的影响,闪身上前的断帅,直接一掌拍出,欲要以阴柔的暗劲来伤火麒麟的脏腑。他还就不信,这火麒麟的脏腑也能如身上的鳞甲般那么强的防御力。

    嗤气劲的碰撞声中,身上火焰波动,浑身一颤的火麒麟不由怒吼一声,再次向断帅扑了过来。

    以手中龙脉迎了上去的断帅,待得火麒麟动作一滞的瞬间,顿时找到了机会一掌狠狠的拍在了火麒麟的脑袋之上。这一掌,刚猛中带着阴柔的劲道,直透火麒麟的头颅,顿时让其口鼻之中鲜血流出,口中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吼声。

    趁着火麒麟身子摇晃欲倒的关头,欺身上前的断帅,直接手如利爪般插入了火麒麟脖子上还未完全恢复的剑痕之中,然后北冥神功运转开来,可怕的吞吸之力爆发开来,顿时赤红色仿佛燃烧起来的血液涌出,没入了断帅的手心消失不见,隐约可见断帅的手掌都泛黑起来般,掌心仿佛化作了一个黑洞,似乎有着虚幻般的黑色枪头从中钻出,进入了火麒麟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