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十一章 灵
    “最近总是心神不宁,几次打坐法力都忽然停滞,不得不从入定中醒来。”

    幽静的小院中,邱无机和周城辅隔着一张小石桌对立而坐,石桌上摆了一副棋盘,还有两杯清茶。

    这位自道庭下方而来的外门弟子眉毛挤成了一条线,拿着手上的棋子久久无法落下。

    他呼出一口浊气,心思已不在棋盘之上。

    周城辅老神在在的拿起清茶抿了一口,问道:“道长可是察觉到了什么?”

    邱无机摇了摇头,眉头更紧了几分。

    “就是察觉不到才会感到奇怪。我来到清江县一甲子,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好像有天大的事即将发生一般。”

    周城辅见邱无机愁容尽显,不由劝解道:“道长何必杞人忧天,或许是大喜事也不无可能?说不定道庭的御令就要到来,召您回去呢?”

    周城辅和邱无机相交近二十年,知道这位道长的夙愿,无非是被道庭召回,成为道庭的正式弟子。

    “当初我从道庭被委派至此,师长曾经告诉过我,镇守此地十年后便能回归门庭,成为正式弟子。”

    邱无机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眼中浮现往昔的追忆,“不想,这一等就是一甲子。我来到清江县就是筑基初期,当时风华正茂,好不风光。谁知一甲子蹉跎,清江县都出现好几位筑基初期的修士了,我还只有筑基中期。筑基寿数一百二十年,如今我都快一百岁了,道庭就算此刻召我回去,我也没脸面去做道庭的弟子。”

    “修行一事,本就是越往上越难。县里那几位筑基初期的老家伙,不也同样是几十年不得存进吗?道长若是回归道庭,得了妙法灵丹,二十年时间足够更进一步了。”

    邱无机沉默不言,他将手中的棋子放回棋罐,叹气道:“哪有那么容易。我的资质我自己知道,要是我真出色,当初直接就能拜入内门,也就就不会接这试炼任务,到这清江县来了。”

    他缅怀了片刻,脸上的愁容散去几分,随即看向周城辅,“那你呢,打算什么时候回乾都。”

    他是道庭弟子,地位极高,加上不被召回长期郁郁,虽然和周城辅住在一块近二十年,但他都处于闭关当中,罕有和周城辅见面的时候,也只有近两年,才稍微亲近了一些。

    对于周城辅,他只知道来自乾都,其他一无所知。

    周城辅沉默了,良久后,他才缓缓道:“不回去了。乾都现在也不平静。”

    “哦?能和我说说吗?”

    邱无机眼中浮现一丝好奇,乾都是大乾的国都,仅是一座都城,人口就已经超过亿数。乾都的修炼氛围和灵气浓郁程度,都比小小的清江县要高。乾都的繁华程度,更是超出清江县不知多少倍。

    就如同增进筑基期修为的丹药,在乾都可以轻而易举的买到,在清江县即使花上百倍的价格也得不到。

    更妄论其它的修炼资源了。

    他是因为有道庭御令,不得擅离职守,因而只能困居一隅。周城辅舍弃乾都来到清江县,邱无机是如何也想不通的。

    周城辅脸上露出犹豫的神情,想了想,这里天高皇帝远,即便说了,应该也无事,就和周城辅慢慢说了起来。

    原来五十年前,乾都皇庭当中忽然出现了两个皇帝,这两个皇帝同时出现在朝堂之中,互相指责对方是假皇帝。

    两个皇帝不仅长得一模一样,连修为气息都完全相同,哪怕是元婴境的国师都无法辨别真假。

    不得已,只能将平日里与皇帝亲近的妃子叫了过来,尝试辨别。

    然而妃子们虽然和皇帝朝夕相处,但面对两个宛如复制般的皇帝,又如何能够分别的出来?

    俱是苍白无言。

    正当整个朝堂面面相觑之时,其中一个皇帝却忽然发出一声惨叫,全身长出如同妖怪般的鳞甲。

    ……

    “后来呢?”

    邱无机听得津津有味,不由催促道。

    “还能如何?国师令人将那妖怪押入大牢,此事就不了了之了。”

    “没有当堂诛杀?”

    邱无机眼睛一眯,不无意外的问道。

    “这妖怪来的奇怪,幻化之时就连国师也看不出底细,但之后却自动显化妖体,露出原型,这和妖怪之前的表现判若两人。我想当时国师也觉得其中会有猫腻吧?”

    周城辅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目光悠悠,不知想些什么。

    “有传言称,妖怪在进入大牢之后就被诛杀,只留下一身鳞甲。你信吗?”

    周城辅问邱无机。

    邱无机摇了摇头,反问道,“他才是真皇帝?而且他还没有死吧?”

    周城辅将杯中的清茶一口饮尽,模棱两可的说道:“是真是假我不清楚,不过现在坐在那个位置上的皇帝干了不少荒唐事倒是真的。我被父亲调到清江县,其一是因为我资质差,呆在乾都也是混不出什么名堂,不如来清江县当个地头蛇。其二则是为了避祸,我父亲虽是朝堂高官,但面对乾帝……”

    周城辅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在他离开乾都之前,左右二相俱被诛灭九族;国师也早已宣布闭关,长久不曾露面。

    至于如今有何变化,他却是不得而知了。他到了此地后,为了避免暴露,就和他父亲断了书信往来。

    “第三个原因呢?”

    邱无机卦上了头,只觉心中痒痒,连忙追问道。

    周城辅看了他一眼,苦笑道:“你如何猜到还有第三个原因的?”

    邱无机呵呵笑道:“这清江县又不是什么好地方,大乾比清江县更好的地方多了去了,你不去别的地方,偏偏跑到清江县来,肯定是有原因的吧?”

    “果然瞒不过邱道长。”

    周城辅苦笑,随即将茶杯中仅剩下的几滴茶水倒在桌上,伸出手指写了两个字。

    邱无机看向石桌,瞳孔一缩,沉声道:“是那位?你确定吗?”

    周城辅道:“当初那妖怪的死讯就是由我父亲说出来的,你觉得呢?”

    邱无机点了点头,叹道:“在清江县呆了这么久,不想身边竟然还蛰伏了一尊卧龙。”

    “他现在只是个可怜人而已。”

    周城辅摇头,声音有些惆怅。

    邱无机想了想,道:“不知我的预感是否和他有关。”

    周城辅脸色一变,笃定道:“不可能。此时知道的人只有寥寥几人,并且都有灭心咒守誓,一旦开口就会魂飞魄散。”

    邱无机呵呵一笑,问道:“那你父亲呢?他的身上是否也有灭心咒?”

    周城辅闻言,身上顿冒冷汗。他父亲身上自然没有灭心咒,要不然也不可能将这件事告诉他。

    邱无机见周城辅紧张的模样,心中明悟了几分,他安慰道:“你不必担心,就算事情暴露,乾帝也只会暗中针对那人。总不会大张旗鼓,搞得人尽皆知吧?”

    这本就不是什么光彩之事。

    周城辅漠然无言,脸上的凝重之色不减。

    邱无机诧异了,问道:“难道你还寄希望那人夺回乾帝之位?”

    周城辅苦涩摇头,道:“受父亲嘱托,照看他近二十年,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我只是想到了家父,不知他一个人在乾都是否安好?”

    乾都的风云变幻,他这偏僻的清江县自然无从得知。然而这并不能减少他心中的忧愁。

    两人各怀心事,相望无言。

    没一会儿,周城辅就告退离开了小院,他是清江县县令,琐事繁多,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他亲自操劳。

    邱无机望着离去的周城辅,坐在原地呆了一会儿,他揉了揉眉心,给自己重新倒了杯茶。

    “心神难宁,也不知是福是祸。”

    ……

    “人带来了吗?”

    清江县某处僻静的小院中,太虚尘端坐在榕树底下,身边是一口大缸,眼前站着一个中年男子。

    若是王冲在此,定能认出这个中年男子就是当日到云寰赌坊寻到阵眼所在之人。

    男子身后,那位浑身被黑袍包裹的女子也在。

    中年男子站在太虚尘面前,神情谦卑,微微弓着身子。

    “带来了。”

    他拍了拍手,身后的浑身被黑纱包裹的女子走到他一侧。

    “这就是母上所说的‘灵’的转世之身吗?”

    太虚尘白玉般的脸庞露出好奇的表情,他走上前,掀开女子头上的面巾,凝神望去。

    女子相貌极美,尚有几分稚嫩。不过双眼空洞无神,就像是一具傀儡一般。

    中年男子看到太虚尘眼中的诧异,在一旁解释道:“她体内的‘灵’尚未觉醒,转世之身是个从未接触过修行的农家少女。未免中途出现意外,我直接以牵引秘术控制她行动,他的意识正处在沉睡当中。”

    “长老,可是要我唤醒她本身的意识?”

    中年男子看向太虚尘。

    太虚尘绕着女子走了三圈,似是在感受女子的与众不同。良久,他才说道:“不用了,等唤灵仪式过后再说吧。”

    “世间醒来的‘灵’越多,世界中的灵气就越发浓郁,大道也更容易彰显在世人面前。如今,又一尊‘灵’即将从悠悠万古的轮回中醒来,这对我辈修士来说,无疑是大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