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百六十二章封赏
    钟飞也是带头走进了洛阳,随后来到宫门之后也是发现自己的手下庞赋竟然是在门前等着众人,庞赋看到在外征战的上司也是回来之后走到了钟飞的面前对着钟飞拱了拱手。

    “卫尉!”

    这话听得钟飞身后的将领也是一个个有意的挺直了腰杆,钟飞身居九卿之职位众将都是知道,钟飞比起之前被撤的卢植官位都要高得多,北征他们都是钟飞的手下,看到禁卫也是对钟飞这么尊敬,他们这些人也是觉得脸上有光,毕竟他们北征也是立下了大功,挺直腰杆那是必须的。

    “嗯,我等回京师复命入宫面见陛下!”

    听到这话钟飞也是主动把身上的兵器交给了庞赋,其他将领也是一一把自己身上的佩剑取下交给了禁卫,毕竟入宫不允许带剑上殿,不然恐有弑君之言。

    “卫尉请进!”

    收完了众人的兵器之后庞赋也是带着众人走进宫门,有些人是第一次来到京城不免的看了看四周高耸的城墙,一个个就跟刚刚从乡下来的人一般第一次来到皇宫之中。

    而此刻在洛阳城外停卒的军队也是纷纷被刘宏派人收编,毕竟十万左右的大军在洛阳城外是不允许进城的,只能是分散了一波一波带入城中或者军营之中。

    “随我进殿面圣吧。”

    众位在外面脱下鞋子之后也是对着身后的众人说道,听到钟飞这话众人也是变得有些紧张,有些人他们是见都没见过天子,其中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想着马上就能见到天子心中难免有些紧张,身体也是有点颤抖了起来。

    “征北将军,卫尉钟飞率军回京,面见陛下!”

    此时传令太监也是纷纷喊道,赵云听到之后也是浑身哆嗦了一下,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也是没把他给吓着,说白了还是第一次进朝堂太过紧张罢了。

    不过钟飞确实面部改色心不跳,毕竟这朝堂自己上朝都上了很多次了,早就习惯了。

    而在钟飞之后皇甫嵩等人也是来到殿中,还有包括其他的一些将领也是纷纷来到朝堂之中,百官也是纷纷看着众人,黄巾之乱这些人都是功不可没。

    刘宏看到众人之后也是面露喜色,很高兴的点了点头。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所有人都到了百官也是纷纷拱手,刘宏心情大好大手一挥让众人起来。

    “众位爱卿皆是国之栋梁,此次黄巾反贼之乱能够平息全靠众位卿家浴血奋战,保我大汉山河永固,特此朕敬众位一杯!”

    说完刘宏直接是举起酒杯,然后太监也是纷纷给回朝的将领们送上一杯酒。

    “谢陛下!”

    喝下酒之后众人也是纷纷看着刘宏,钟飞这是第一次喝汉代的酒,感觉这个酒就跟后世兑了水的白酒再加点糖一样,味道怪怪的。

    “宣!”

    刘宏此时也是坐了下来然后看着旁边的宣令太监说道。

    宣令太监直接是拉开一卷长长的诏书开始念了起来,许多名不见经传的人都是被封了赏,凡是参加了平叛黄巾之乱的义军将领都是受到了封赏,其中就听到了曹操被封为沛县县令的封赏。

    钟飞也暗自为曹操高兴,至少在地方上曹操应该要比待在朝廷好得多吧。

    封赏由高往低,钟飞也是把自己手下将领的功劳给一一上报了上去,而钟飞手下的将领基本上都是得到了封赏,其实钟飞这些班底大部分都是卢植的人,自己只不过是临时掌管罢了。

    要说真的是自己手下的恐怕也就赵云和钟忠两个人吧,董卓是西凉义军之一,也不能算是自己直系下属。

    而董卓直接是被封为了并州刺史,管理监督并州,明日便是即可返回,董卓也是从一个小官变成了瞬间变成了一州刺史,这个封赏让董卓高兴不已,直接是磕头谢恩。

    而这次黄巾之乱之后朝堂的官职和人员也是变动很大,卢植也不知道是刘宏之前把他压入囚车回京有所愧疚还是怎么,直接是让卢植顶替王允的职位,接替尚书职位,而王允之前就是尚书和司徒两职位兼职,这下好了,安安心心当个司徒了。

    太傅袁隗。

    太尉皇甫嵩。

    朱儁河南尹。

    而何进居然是也是跟着落了个守卫京师有功,官职不便封慎侯。

    钟飞接手卢植之后也是战功累累,官职不便,继续掌管禁卫,然后接手蹇硕手中的所有禁卫,此时整个皇宫的禁卫都是听从钟飞的调遣,而且刘宏还给了钟飞另一个权利,那就是允许掌军两万,两万军皆是安札与洛阳郊外,护卫京师安全。

    钟飞此刻也是感觉手中也是有了实权,宫门禁卫,宫内禁卫,已经洛阳外两万兵马全都是直属自己的管辖。

    虽然官职没变,不过手中的权利可谓是大了起来。

    听到刘宏居然是给自己这个实权,钟飞直接是启奏刘宏让赵云宫门禁卫的总领军,率领宫内禁卫,刘宏也是允了。

    经过之后一系列的封赏,朝中大大小小的官职全都发生变动,这变动可谓是让朝堂瞬间大换血。

    之前默默无闻的人直接是升职,也有人身居高位反而是辞官回家或者是直接被灵帝给换掉了。

    当然这些官位都是要给钱的。

    而自己没想到的却是自己大伯钟繇居然是打酱油什么都没做居然是升官当了尚书郎,这倒是让钟飞颇感意外,不过看到自己家的人也是当了高官之后也是表示高兴。

    封赏完了之后刘宏也是大宴群臣,开宴为众人接风洗尘。

    而升了官的人永远都有人去奉承去恭喜,钟飞自然也不列外,虽然表面上来看钟飞并没有升职,不过手中掌管的却是军队,再加上钟飞是九卿卫尉,就冲这么个官位就有人来敬酒的。

    而钟飞如今年满十五已经是可以喝酒了,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别人喝酒他喝蜜水,至少对于喝的来说,自己恐怕还是比较合群了。

    不过有人来敬他他才喝,别人不敬他他是酒杯都不端的。

    而赵云也是破天荒的来敬了自己酒,赵云此时真的麻雀变凤凰,从一个白衣,瞬间变成了一个宫内禁军统领,赵云也是很感激钟飞这么看中自己。

    而随后北征的将领们也是纷纷跑来跟钟飞和卢植敬酒,大殿一时之间酒气冲天,歌舞不断。

    “平定冀州你功不可没!”

    卢植也是和钟飞坐在了一起对着钟飞说道,卢植也是很欣慰的看着钟飞,钟飞的事情基本上有人传信给他,钟飞大破黄巾也是让卢植欣慰不已。

    “这些兵马家底都是师叔你的,飞只是当了个现成的主帅罢了。”

    卢植听到之后也是摆了摆手看着钟飞。

    “此言差矣,就算手下有千军万马,如果是个昏庸无能的主帅,再好的兵马都发挥不出强大的战斗力,你谋略身高,屡屡破敌,此乃帅才也!”

    听到卢植对自己这么评价钟飞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笑着看着卢植对他敬酒。

    北征的将领们也是一边喝酒一边聊天,随后说自己杀敌如何如何勇猛之类,反正就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看着众人这样吹嘘自己,钟飞也没有拆穿他们,毕竟现在其乐融融,也不好扫了众人的酒兴。

    “你们就别吹了,看看人家子龙!当初卫尉可是差点被张宝给暗算了,要不是子龙那一箭直接取了张宝的狗命,估计啊,今天喝酒就要少个人了。”

    说完众将也是看着钟飞,毕竟当初张宝那一次可是把他们给吓坏了,要是钟飞死了他们哪里还有封赏,没被入狱砍头就谢天谢地了。

    “当日多谢子龙救命之恩,来本卫尉敬你一杯。”

    赵云听到之后也是连忙摆手然后托起酒杯。

    “不敢不敢!”

    而此时刘宏也是走到了众人的面前,众人一看是刘宏纷纷起身,自己也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天子,心情也是激动地不得了。

    “众位将军,皆是功臣,朕敬你们一杯。”

    “臣等惶恐,多谢陛下!”

    说完君臣也是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刘宏此时看着钟飞挑了挑眼色,随后也是离开了席位。

    刘宏这个举动钟飞也是尽收眼底,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能猜到刘宏肯定私下有事情要交代给自己,也不再多说什么随后继续和众人喝了起来。

    宴席一直持续到天黑,喝醉的人纷纷是被人抬回了府邸之中,钟飞这个喝过后世酒再喝古代这种度数以及没发酵的酒也是完全没有问题,钟飞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不过反正他现在觉得自己完全没有模糊的感觉。

    “你们两人先回去,子龙你明日边去宫内赴任,钟忠明日你就去城外接管那两万军队,开始训练。”

    听到钟飞这话后两人也是纷纷告辞,赵云成为了禁军统领也是有了自己的府邸,就在钟飞卫尉府的对面。

    走出宫外送走两人之后,此时一个太监也是走到了钟飞的身边。

    “钟卫尉,陛下有请。”

    听到这儿后钟飞也是点了点头,然后跟着太监走到刘宏的寝宫之中去,刚才酒席之上刘宏的举动钟飞记得清清楚楚,看到太监来告诉自己也是证明了自己的猜想,离开宴席之后还找自己,肯定是有什么事儿。